社會新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新聞>社會新聞

大連茶人贏得國家茶葉評比特等獎

文章來源:作者: 發布時間:2016年09月27日 字體:

◆在尋茶的路上,陳海林吃了不少苦。

2016年8月10日,中國茶葉學會公布了第四屆“國飲杯”全國茶葉評比獲獎名單,在最高獎“特等獎”一欄,大連市金瑪振富商城連福茗茶的名字赫然在列。摩挲著紅色的獲獎證書,陳海林深深地吐了一口氣,從騎著摩托車走街串巷送茶,到扎入人跡罕至的深山尋茶,來連24年,陳海林見證了大連茶葉市場的變遷和茶文化的興起,20年沉淀終成大器,他研制的茶葉贏得中國茶葉學會舉辦的全國茶葉評比“國飲杯”特等獎。

■人物簡介

陳海林

陳海林,福建人,來連24年,金瑪茶城成立第一年就入駐的茶商,大連茶葉市場和茶文化發展的見證人,他選送的久元春牌早春芽紅獲第十一屆 “中茶杯”全國名優茶評比一等獎,今年7月中旬,在中國茶葉學會舉辦的“國飲杯”全國茶葉評比活動,他送選 “國飲杯”的久元春牌刮風寨擊敗眾多高手當選特等獎茶葉,這兩個獎也是大連茶商首次獲得的國家級獎項。

說榮譽

從391個參賽茶葉中脫穎而出獲特等獎

7月中旬,在中國茶葉學會舉辦的“國飲杯”全國茶葉評比活動現場,十幾位全國知名茶葉專家和消費者對面前的茶葉樣品一一品鑒,這一國家級茶葉評比活動每兩年一屆,今年已是第4屆,作為國內檔次最高、最具權威的全國性茶葉評選活動之一,本次活動有全國20個省市區選送391個茶葉樣品,而其中便有大連茶人的身影。

時隔兩個月,在振富大廈金瑪茶城地下一層的店鋪中,陳海林隨手拿出一包茶,抓了一把扔進茶壺,沒有燙壺、聞香之類的繁復之舉,滾開的熱水傾瀉而下,葉片旋轉回旋,頓時茶香撲鼻。“這就是我做的獲得‘國飲杯’特等獎的茶葉。 ”坐在桌前,陳海林向前一推,一杯湯色金黃的茶水便放在客人面前。“沒有什么神秘的,只要朋友來,特等獎的茶葉都是大家一起喝。 ”陳海林笑著說,他從沒把茶葉弄得玄之又玄、束之高閣,都是平常價位,但品質絕對要配得上這份榮譽。說話間,陳海林從貨架下層拿出幾個文件袋,里面正是這次“國飲杯”特等獎的獲獎證書。這時記者才注意到,一尊金色獎杯就放在貨架角落,仔細一瞧竟又是一個大獎——第十一屆“中茶杯”全國名優茶評比一等獎。這些國家級茶葉評選活動是一個茶人的最高榮譽,而陳海林卻未在店面顯眼位置懸掛出來大肆張揚。

在陳海林看來,這份榮譽只是對茶葉品質的一個證明。“全國評選相當嚴苛,首先要對茶葉進行質量檢測,對茶葉養分、生長環境、殘留物等多項指標進行檢測,通過后才能參與評選。 ”陳海林告訴記者,在此基礎上,才是全國茶葉專家對茶湯、香氣等品質的盲選,只有頂尖的茶葉才能脫穎而出。今年他送選“國飲杯”的久元春牌刮風寨擊敗眾多高手當選特等獎茶葉,而在去年全國茶葉行業知名評選活動“中茶杯”上,他送選久元春牌早春芽紅也獲得一等獎的佳績,這兩個獎也是大連茶商首次獲得的國家級獎項。

大連茶葉市場變化

1992年

全大連的茶樓、茶攤加一起也就幾十家,主要集中在東關街和三八廣場一帶。

2002年之后不到10年

大連從一兩家茶葉市場發展到 7個大型茶城和3000多家茶莊、茶樓,聚集了上萬家茶商。

說見證

20年間大連形成龐大的茶葉市場

1992年,當陳海林第一次來到大連時,這位來自全國知名茶葉產區的福建小伙最初只是騎著摩托車在市內穿街走巷在幾個茶葉攤送貨。那時他從沒想過會與茶葉結下如此深厚的緣分,更不敢想在全國茶葉評比中獲獎。

那時的大連茶葉市場更像是一片“荒漠”。“全大連的茶樓、茶攤加一起也就幾十家,主要集中在東關街和三八廣場一帶。”陳海林說,當時東關街一帶有煙酒茶批發市場,有二三十個茶葉攤位,他平時主要是給這里送茶葉,為了開拓市場,還要走街串巷去各個茶樓送貨。“當時大連人喝茶沒啥講究,一個大茶缸,幾副撲克就能坐一天。 ”陳海林說,北方人喜歡花茶濃郁的香氣,大連人也不例外,至今一些老人還會找他買些花茶。

當時陳海林每天大約能賣上百十來斤的茶葉,按照這個數字推算,當時全市每日茶葉銷量也不足萬斤。“那時茶葉很便宜,一斤茉莉花茶只有四五十元錢,但品質可比現在的好,都是頂級茶青做出來的。”如果按照現在的市場定價,價格起碼翻十多倍。“那時沒有茶道、茶文化什么的,茶葉就是單純的飲料,品種也單一。 ”陳海林說,大約2002年前后,隨著國內茶葉文化興起,很多制茶工藝的出現,大連的茶葉市場也逐漸發展起來,開始追逐國內茶葉熱點。

在此后的十余年間,大連市場先后掀起了鐵觀音、普洱茶、古樹茶和白茶的銷售熱潮,飲茶、茶道知識也迅速普及。“大連人心態開放,接受新鮮事物的能力強,茶葉市場發展十分迅猛。 ”陳海林說,不到10年時間,大連從一兩家茶葉市場發展到7個大型茶城和3000多家茶莊、茶樓,聚集了上萬家茶商,單就規模來說,大連茶葉市場在東北地區屈指可數。而飲茶的人更是幾乎翻了數十倍,全國各地不同品牌、不同地域的茶葉幾乎都可以在大連找到。

說癡迷

幾度受挫為尋好茶走遍茶區深山

二十多年與茶葉結緣并非一帆風順,陳海林坦言自己幾度離開茶葉。“我是2006年金瑪茶城成立第一年就搬來的茶商,如今這里至少更換了3批店鋪,10年前的同行只剩三五家吧。 ”陳海林告訴記者,從2005年開始茶葉市場風云莫測,炒作之風愈演愈烈,而隨著制茶工藝的變革,人們對茶葉的理解也隨著改變,追捧濃郁口感、追求極端消費,“喝茶一定要所謂的‘單叢’,就是一棵茶樹的茶葉,不過一二斤而已,這才顯得出品位來。”陳海林說,大連市場當時風氣很極端,一批批茶商瘋狂融入,又迅速大量倒掉。

當時陳海林也遇到了危機,傳統制茶方法不被大眾理解,茶葉大量滯銷。“當時我的茶葉基本無人問津,每年都會積壓3000斤,損失幾十萬元。 ”陳海林很不理解,他不明白為什么傳承幾代人的傳統制茶工藝會如此迅速地被淘汰,他忍受不了市場的跟風形勢,也不愿改變自己對茶葉的理解,于是曾短暫離開茶葉市場,寧可將當年的茶葉保存下來也不銷售。

“其實我能堅持自我沒有放棄,真是客人們趕著我們去學習。有的是對我不理解,我就必須證明自己,有的則是給我信心和壓力,必須做出好茶來。 ”陳海林告訴記者,大約10年前他結識了一位茶客,不但愛喝茶,而且頗有見地,更有極高的品鑒天賦。“他總是跟我聊茶葉,喝一口茶就能嘗出茶葉的產地,沒事還自己帶茶葉和我‘斗茶’。 ”這位茶客對于陳海林而言亦師亦友,也是讓他下決心深入茶區自制茶葉的動力。

從2010年開始陳海林深入江浙、云南一帶的茶區,最初只是在鄉鎮一級的茶葉集散地,后來隨著經驗積累,陳海林的足跡踏入深山密林,尋找優質茶葉。“很辛苦,一般人吃不了這種苦。 ”陳海林說,以這次獲特等獎的茶葉來說,是他深入到云南與緬甸邊境的一處茶山發現的,“那是一片原始森林,林子里潮濕悶熱,溫度可達40℃,小腿都要綁上綁腿以防蛇蟲。”陳海林天不亮就隨當地人進山,原以為很輕松,隨身只帶了一瓶礦泉水,結果竟走了近16個小時,下山時渾身癱軟,險些沒走出來。最終這些辛苦沒有白費,歷經多年研制,陳海林制作的茶葉終獲全國茶葉評比大獎。

說心愿

贏得大滿貫建立百年茶倉

在振富大廈樓上,陳海林有一處存放茶葉的倉庫,屋子里堆滿了各種茶葉,有的已長達十余年之久。“這只是其中一個倉庫,大約有七八噸茶葉,我還有兩個倉庫比這個更大。”陳海林現在手頭的茶葉總量高達40噸左右,這也是他的底氣,“我還要沖擊‘中茶杯’、‘國飲杯’,到時候我要弄一個大滿貫。 ”所謂“大滿貫”就是包攬綠茶、烏龍茶、紅茶等茶葉品種的評選獎項。

“我就想讓茶葉回歸本質。 ”陳海林對茶葉的這份執著說起來很簡單,他認為茶葉說到底就是一種飲品,沒有那么多所謂的炒作價值,他最懷念20年前人們拿著茶缸、茶碗隨性而飲的場景,而不是正襟危坐噤若寒蟬,或是炒作投資追求極端。而這種回歸不只是一種形式,同樣也包括品質。

陳海林最大的心愿是在大連的海邊建起一座倉庫,存放那些積攢幾十年的茶葉。“我想在大連建一個百年老倉。”房門要朝向北方面對大海,溫潤潮濕的海風會讓茶香更加濃郁,而迅速干燥的氣候又將茶香凝結在每一片葉子上。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內容
网球教学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