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生活>健康

昆明每月“失蹤”4千噸地溝油 企業舉報黑作坊

文章來源:作者: 發布時間:2016年07月21日 字體:

前不久,昆明3家從事地溝油回收利用的化工公司利滇、韜斌、友興正式“聯姻”,三方以各持股份的形式聯手,準備在昆明地溝油回收市場大干一番。

3家公司在團結街道小墨雨投資千萬建了新廠房、買了新設備、招了上百名工人,前景看起來一片大好。就在3個股東思考新公司該取個什么響亮名號時,昆明利滇有限公司總經理潘東森卻怒氣沖沖地找到都市時報,要實名舉報隱藏在市區各處的地溝油地下黑作坊:“就是這些小作坊,讓正規企業幾乎無油可收。3家企業持續一年開工不足,只能開工半個月,放假半個月。”

消失

昆明月產地溝油六七千噸

其中4000噸不知去向

“惡臭、骯臟、致癌……”這是地溝油讓人談之色變的標簽。

在生物柴油企業,經科學加工處理的地溝油卻是個“香餑餑”,是煉制生物柴油的絕佳原料。昆明利滇有限公司便是通過回收地溝油,將其分離雜質、脫水處理后出售給生物柴油廠,可并不樂觀的回收情況,讓利滇的“饑餓”窘境越發明顯。

走進小墨雨的新廠區有種直觀感受:很閑。一大幫孩子穿梭在廠區嬉戲打鬧,20余輛用于運輸地溝油的微型車,直挺挺地擺在廠區正中間停車場。廠區聽不到機器運轉的轟鳴,就連會議室辦公桌也落滿灰塵,許久未用,竟成了孩子們做暑假作業的好去處。

潘東森說,正常情況下,公司每月可以產成品地溝油300噸,可近一年來,這個數字持續下滑。開工嚴重不足,讓這個剛建的新廠看起來“暮氣沉沉”。

今年6月份,小墨雨的新廠僅產出了200噸成品地溝油,這讓潘東森坐立難安。按照行業標準,每千噸廢棄油脂原料(從餐館下水道打撈起來的地溝油),最后能提煉出100噸左右“成品地溝油”。也就是說,利滇在6月份“消化”的地溝油為2000噸。

潘東森在上世紀80年代進入昆明地溝油回收行業,多年經驗讓他對昆明地溝油市場“了然于胸”。“昆明餐館每月產生的地溝油數量應穩定在6000噸到7000噸之間,現在小墨雨的新廠每月僅能回收到20003000多噸的地溝油,剩下的近4000噸地溝油不知去向。”

昆明僅3家公司可合法收購

與數千餐館訂立回收協議

資料顯示,201054日,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住房和城鄉建設部、環境保護部、農業部發布《關于組織開展城市餐廚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和無害化處理試點工作的通知》(發改辦環資[2010]1020),昆明是第一批試點城市。通知要求建立完善的餐廚廢棄物回收運輸、集中處理等方面的管理制度和激勵機制,對其進行資源化利用;餐廚廢棄物產生單位應將餐廚廢棄物分類放置,做到日產日清,使用油水隔離池、油水分離器等設施收集、處理廢棄油脂;餐廚廢棄物收運單位應當具備相應資格并獲得相關許可或備案;餐廚廢棄物產生、收運、處置單位要建立臺賬,詳細記錄餐廚廢棄物的種類、數量、去向、用途等情況,定期向監管部門報告。

目前,昆明具有地溝油回收資質正規合法企業只有三家:利滇、韜斌以及友興,而3家公司已合并為一個大公司在運行。

3家公司均與昆明主城區數千家餐館訂過回收協議,定期派工人運輸車輛到餐館打撈隔離池里的地溝油。科學回收的地溝油可以做到無害化處理,工廠處理地溝油所產生的渣滓會集中運到垃圾處理廠,廢水則由專門的污水處理裝置經無害處理后再排放,企業所回收的地溝油數據及成品地溝油銷售去處會建立詳細臺賬。

這些科學的工藝和嚴謹的程序,卻因為地溝油的回收量不足,隨時都有變成“擺設”的可能。

潘東森說:“我們回收的地溝油經過工廠處理后,大約2500元一噸,八成銷售給福建龍巖卓越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作為生物柴油原料,兩成銷售給昆明盈鼎生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及本地油漆廠,去向明晰,均有據可查。”

小墨雨的新廠并不愁產品銷路,真正愁的是原料。新工廠設計年處理量可負擔整個昆明地溝

油市場,但原料不足,一個月起碼有半個月處于停工狀態,連保本都難。

暗影

黑作坊集結兩面寺

樹林里支口大鍋就造油

炎熱的中午,被熱浪卷到人身上的刺鼻餿臭味久久不能散去,油污和說不明的渣滓把泥地染得漆黑,緊挨著的公路上塵土飛揚。這不是垃圾場,這是位于昆明兩面寺村內的地溝油黑作坊。

在兩面寺這個不足10平方公里的城鄉結合部,這樣的黑作坊不止一個,有的在樹林里露天加工,有的則遮掩在破舊簡易房里。不變的是,他們支口大鍋就能造油,技術含量為零。

記者暗訪時,一輛面包車堵在一個黑作坊的門口,從門口難以看清黑作坊內部。透過一旁稀疏的樹木,隱約可見有工人在一桶一桶地倒渣滓。另一端的溝渠惡臭難聞,里面看得到廢水廢渣的混合物。

一位當地村民路過時忍不住戴上了口罩。他透露,這些黑作坊產油量多的時候,三五分鐘就拉滿一車往外運。暗訪過程中,黑作坊里的一輛面包車拉著一車油膩膩的空油罐駛向村外。這輛散發著陣陣異味的車會途經多戶村民家門口,而大家對此已習以為常。

角力

合法工廠拋橄欖枝

黑作坊只愿單干

潘東森說,他們也曾向這類的黑作坊拋出過橄欖枝,每個月開出40005000元的薪水,希望他們能加入正規的地溝油回收行業,以此規范市場秩序。“但黑作坊的機器損耗、人工、運輸、技術等成本相當低,加之沒有任何的污水凈化設備,盡管他們的收購價比正規企業高很多,但利潤空間仍然很大。同時黑作坊不受制度、程序約束,相當自由,他們只愿單干。”

黑作坊加工的地溝油都賣往何處?潘東森認為:“流回餐館的可能性應該很小。”

如今的新廠所使用的是當前最成熟的地溝油提煉加工技術,盡管如此,最后獲得的成品地溝油仍有較大臭味,顏色很深,油脂酸堿度特別高,毒性很大,別說食用,就連湊過去聞一下都會沖鼻子。“這類地溝油只能提供給工業企業做生物柴油或油漆使用,不可能回流到餐館食用。”潘東森說。

逐利

價高者得

餐館無視合約賣油給游擊隊

正規餐館要與有廢油回收資質的公司(利滇、韜斌、友興三家公司中的任意一家)簽訂回收合同,才能得到一張排污許可證,而有了排污許可證,餐館才能開業做生意。

在利滇公司與昆明市各大餐館簽訂的廢油回收合同中規定:餐館在廢油回收公司的合同有效期內,不得以任何方式允許其他人員打撈廢油,不得與其他單位和個人簽訂廢油回收合同。如在本合同有效期內發生變更轉讓,應告知接受轉讓的單位,本合同繼續有效,或重新簽訂合同。

從合同條款來看,并未注明“違約后果”,這意味著合同有效期內一旦餐館違約,餐館并不需為違約擔責。潘東森坦言,回收地溝油這么多年,公司也從未跟任何一家餐館較過真,沒有起訴過誰。

當前,新廠已投入了近3000萬元,幫全市數千家餐館免費安裝了油水分離器和油水隔離池。作為交換,餐館在廢油回收合同期限內要免費將廢油交給利滇公司打撈、回收利用。

對于自行安裝油水分離器和油水隔離池的餐館,利滇則與他們商議,對餐館一年產生的廢油進行估價,用錢買油。可一旦餐館奉行“價高者得”原則,廢油就會流入出價更高的“私人收油隊”,再經過黑作坊的加工,地溝油的去向就變得撲朔迷離。

本應是餐館獲得免費清理地溝油的機會,回收廠輕松獲取生產原料,城市管網不被油渣堵塞,食品安全獲得切實保障的“四贏”局面,卻因利益角逐而失衡。

“我們在回收地溝油的過程中,遇到很多不講規則,沒有契約精神的餐館,他們不管你有沒有花錢給他免費安裝油水分離器和油水隔離池,在合約期內就堂而皇之地把地溝油高價賣給黑作坊。你問他們油去哪里了,他們會說‘餐館生意不好,哪來的油’就把你打發了。有些餐館還偽造我們的公章和合同,從而把排污許可證搞到手,你一點對付的辦法都沒有。至于黑作坊以多高的價購買地溝油、買了作什么用途,我們就不清楚了。”潘東森無奈地說。

出路

建立餐廚廢棄油脂

處理全過程信息監管系統

201331日,上海開始施行治理餐廚垃圾史上最嚴的規定《上海市餐廚廢棄油脂處理管理辦法》。根據該《辦法》,非法處置廢棄食用油脂(俗稱“地溝油”)的處罰金額上限將提高到10萬元;對情節嚴重構成犯罪的,還將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為鼓勵產生“地溝油”的企業主動交油,取消原先對餐廚廢棄油脂實行的處理收費制度,轉而改為由餐廚廢棄油脂收運單位向產生單位進行收購。至于具體的收購價格,則按照上海市餐飲烹飪行業協會、食品協會和市容環境衛生行業協會制定的收購指導價予以確定;為進一步強調“地溝油”回收的全程監控,上海還探索建立餐廚廢棄油脂處理全過程信息監管系統,在收運車輛安裝電子監控設備,在貯存、初加工場所及處置單位安裝遠程視頻監控系統。

潘東森說,國內像他們這樣的企業有很多,上海市最多,市場很規范。“針對黑作坊回收地溝油和餐館私自違法違規出售地溝油的情況,上海有專門的執法機構。其次,青海西寧有工商、環保、城管、公安等部門聯合成立的執法中隊,他們都實行專項專管,各方面都相對完善。”

潘東森說:“如果自己做得不好,是沒有資格去批評別人的。現在,我們把每個環節都做到了合法合規,也能為昆明環保事業做出貢獻,同時規范市場秩序。當前,相關部門很重視我們對食品安全和環保事業做出的努力。與此同時,我們也很需要得到各方面的支持。”

 

感動 同情 無聊 憤怒 搞笑 難過 高興 路過

相關文章

  • 沒有相關內容
网球教学视频